非常想看东离二第七集,非常想看红白玫瑰继续撕逼,非常想看殇大叔的懵逼脸,以及,突然get到了殇叔的颜还有被风吹起的两撮头发太一帖了。就很好看ww
阿浪好萌,对其他人都超凶,对殇叔就敲委屈(。•́︿•̀。)
血鸭你继续浪,浪完了竹马组就修成正果了*罒▽罒*
不过,我家血鸭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到了骨子里(* ̄3 ̄)╭♡❀

【鸦九】(完结)殊途同归(三)

一道流光闪过,躺着的人已经站在了刺客的身后,手中的刀贴着刺客的脖颈,眼波清冷。
“买家是谁?”九千胜问。
汗水从刺客的额上滑下,刺客没有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身后这人给他带来的压力,叫他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一室寂然,屋外传来鸦叫两声。
“我……”在刀锋偏开脖颈一寸的时候,那刺客终于张开了口:“买家就是这家的主人。”他的语速飞快,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像是恨极了买主。想也知道,能夺到剑圣之名的人,怎么可能武功低下,那乡绅竟还骗他说九千胜虚有其表?!可恨他竟被那五十万两银子迷了眼。
“理由是什么?”
“黑市里有人花一百万两买你的一双耳朵,张老爷找到我说要跟我合作。”
九千胜没有问张老爷为什么会知道他会来这里还会...

【赤隼】明月为记(短,已完结,he)

楔子
“我若得官,必保举兄弟同享富贵。若不如此,天厌其命,作马为牛,如羊似狗。”
那一年,紫带红袍,簪花而回。
那一年,前来履行结拜誓言的赑风隼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那位憨厚义气的兄长会变得这样陌生,他更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会亲手割断兄弟的喉。
(一)
汲汲营营货金银,红尘台上唱红尘。

“哇,三个贝壳,这是个什么字?真难写。”鬼方赤命从赑风隼的身后探出脑袋,望着纸上的字叫了出来。
“赑,贝是钱,三个贝是很多很多的钱,以后这就是我的姓了。”对着鬼方赤命得意一笑,赑风隼转过头学着那书院里的先生吹了吹纸上的墨,可他吹得太用力,用力到那墨汁都向上偏了去,把本就写得不算太好的字吹成了个锥形。
似那字的本来含意,嘲笑...

【鸦九】殊途同归(二)


  热心的人到了哪里都依旧热心。
  东离的靖远乡因干旱而发生了饥荒。
  茶寮里,听闻此事的九千胜抬起头,用一种略带期盼的眼神静静地望着凛雪鸦。
  想要不去看他那双好看的紫眸,然而被其中的光亮所摄,却是如何也舍不得挪开眼,凛雪鸦故作苦恼地撑着额角,哀叫道:“难怪刚才在外面就有种不详的预感,我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九千胜扇子一打,道:“不过是预支一些作为保镖的工钱,毕竟这一路,我为你解决的麻烦可是不少啊。”说起来,自从与凛雪鸦同行,他还真是大开了眼界,见识到了凛雪鸦在东离的“有名”程度。
  掠风窃尘,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沐浴在月光仍然不见踪影的人”,却是走到哪里都能遇到...

【鸦九】殊途同归(一)

    “剑技大会报名一开始,整个东离都热闹起来了呢。”
  “那当然,这可是夺取‘剑圣’之名的争夺战,‘剑圣’可是剑客之中最巅峰的位置。”
  “叫我说,这大会也没什么好比的,你看哪年不是铁笛仙获胜?”
  “我看……说不定……”
  听着邻桌的两位江湖人士聊着剑技大会,九千胜静静饮着杯中的酒,眼中满是兴味。
  自江南一路东行,不知不觉来到了这么一方从风土人情到江湖格局都与苦境大相径庭之地,九千胜倒是能入乡随俗,刀神刀法从不轻易示人,哪怕是有不长眼的找上门来,他也不过是以一些简单的招式将人打发,这就导致了他九千胜之名迟迟没有在东离的这片土地上宣扬出去。
  这倒是给本就是...

【凛杀】混乱之局(魔王子凛雪鸦兼容性测试)

“鸣凤决杀因违反规则,失格战败,获胜者——铁笛仙!”高台之上,冷然判决响起。
“吾亲爱的徒儿啊,弑师让你伤心了么?”高台之下,一剑刺穿铁笛仙的杀无生口出惊人之语。
站在朱红色大门外,等待着好戏上演的凛雪鸦,举起烟管的手猛然一顿。杀无生的这一句,语意明明可算是幸灾乐祸,语气却偏偏冷淡至极,就好像自己不过是随口在说一件无需在意的小事。
——这样的态度,熟悉得让人生厌。
场外的小兵已然包围了上去,立在包围圈内的杀无生,脸上表情莫测变换,时而错愕,时而冷淡,如同挣扎在分裂的边缘。
“你……是谁?”
“吾,魔王子,吾代表你之师父!”
“我不认识你!是你!杀了我的……”
“师父?你不是说他的存在是你的屈辱吗?现在他死在了...

刚看完两集《三国机密》,想说编剧能不能不要画蛇添足,刻意卖腐。

才第二集啊,明明应该是维持悲伤后气氛走剧情,突然加一段欢快的BGM也就罢了,特么,哥哥才死啊,群狼环绕啊,才被科普了一夜好吗?

居然开口问“我可不可以给仲达写信报平安,他还不知道我没有事。”

神啊!平儿不是傻白甜啊!!!

原小说里在皇宫变白地之后,平儿是在念经和想哥哥是什么样的人的。

他是在茫然,他人也是善良加平和的,但是他一点都不傻,也不是不会看眼色……

在那之后的一句“扶朕回宫”苏炸了好吗!!!!


不过讲真,布景服装色彩真的特别良心了,不是很懂豆瓣上说这些不好的是什么眼光。

然后基本演技都不错,在接受范围内...


题记:应怪痴人,虚妄做浮生。——陈著《江城子·七夕风雨》

“他明明有能力救你,却眼睁睁看着你死在他的面前。你,怨否?”一人倚着剑,席地而坐,一手鸡腿一手酒,问得毫不在意。
坐在他的对面,逮着酒喝的杀无生沉默不语,他还没有搞清楚这里是个什么地方,他也没法弄清楚面前这个鸡腿啃没停的到底是个什么人,最主要的,他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存在。
他……明明已经死了。
手放在心口的位置,那里被蔑天骸的剑穿透的伤连痛感也无。
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但他很清楚,那不是梦。
“安啦安啦,在这里伤什么的不存在的。”饮了一口酒,紫衣人叹了一声:“爽快。”
“我死了?”来到这里之后,杀无生第一次开口。
“对,死得不能再死...

我绝对要给杀无生换一个治愈系的,凛雪鸦你个渣啊啊啊啊啊

超喜欢电影版的翻译,特别诗意,也特别戳心。    “我是皎洁的月亮,还是那昏暗的阴影
我是燃烧后的灰烬,还是那炽热的火焰
我是岌岌飘零的叶子
是迎风直上还是跌落深渊” 

【剑三+陆小凤传奇】妖秀娘

开了个新坑,但是因为想刷那个剑三重置的挂件于是开在了晋江,然而没有戏。

就在这边存个开头和链接,表示自己2018年很努力在挖坑,占tag抱歉。

欢迎围观。

---------------------

文案:

选择题:
a.脱了装备露胸肌,没有技能成弱鸡。
b.穿上装备日天日地,可是胸前36E。
问,变身自家秀娘穿越陆小凤传奇保持汉子身汉子音的齐修他该选a还是选b?!
齐修:为毛我玩的不是秀太!
简介:
A于重置把号在七秀坊沉湖了的齐修一睁眼发现自己变成了自家被沉湖的秀姐,保持汉子身的他显示外观却是妥妥的妹子。秉承武力自保第一位的思想,默默成为女装大佬的齐修,在得知自己穿的是陆小凤传奇之后,果断蹭...

ヘ(_ _ヘ)感觉好戳心。。。
我内心表现很积极 一路都能尾随你
我尽量保持好距离 衷心让人看不起

我还要怎样取悦你 举止要纯洁无比
我尽量学会很压抑 代价是不揭穿你

世人太警惕 道听途说里 口碑轮不到狐狸
总是有人来不及证明 就已被看腻

圣诞节想发刀片┭┮﹏┭┮

跟风并2017总结

1.时间过得好快,昨天听着同事们在谈人都是排着队走向死亡的,只是有的人病的轻些可能被医生拎出来往后排,可终归要走到那一步。突然觉得有点难过,他们的此刻也许就是我未来的样子,可能还不如他们。但终究要到感叹突然就老了的年纪。
只求来年自己能少荒废时间,能够不要虚度光阴。
2.与朋友交。沉迷游戏两年了,基本上和很多人都断了联系,并且缺少现实意义语言沟通。嗯,侃侃而谈吹逼次数太少,谈资太少。生活就像养老,枯燥而乏味。
2018要耐心,要交流,多看书多看报,把重心移到生活。
3.列的2017填坑目标并没有完成( ̄⊥ ̄)。旧坑没填开了新坑就很绝望。明年一定要填掉至少一个坑了一年的(喂)
4.看书计划。
今年就看完了一...

直接泪目了~>_<~
啊真啊啊啊啊,还我魔皇一大家子。

【双宇】求生(欧阳少恭X慕容白)

点文@微萤之翼 你要的复姓组,意外的难写,ooc严重。不过是你准备好的be,惊喜不惊喜?(鬼)

“大哥哥,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我的半魂,等找到了,你就再也不用担心慕容家的诅咒了。”
温馨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手掌的温度仿佛还留在发梢。
“可怜人……”
风中传来他人对自己的唏嘘嗟叹。
缓缓跌落的人不肯闭上眼睛,他不是可怜人,他只是还不想死,因为他等的人还没有回来。
“儿啊,慕容家世代镇守妖物,但身受诅咒,无法长寿,若有心魔趁虚而入,一定要及早斩杀……”
眼睁睁看着自己正当壮年的父亲离开人世,小小的慕容白哭着扑进了身后人的怀里:“大哥哥,为什么慕容家世代镇守妖物还要被诅咒?”
指尖微微一颤,白...

纪念一下一天七更的日子╰(*´︶`*)╯

我就用题外话占这一次tag,别打我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之细枝末节

番外一 苏离
陈长生和秋山君双双睁开了眼,他们的面前站着脸色很差的离山小师叔——苏离,苏离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噙着手指睡得正香。
“醒了就吱个声。”苏离没好气的哼哼。
被脑海中的记忆冲击着还有些晕头转向的两个人看着眼前猪头脸的罪魁祸首,眼神很古怪。
陈长生觉得自己的手有些痒,他不介意在这个差点把自己玩死的人身上再染点颜色,只是他的手现在被秋山君握着,不太舍得松开。
“那只是一个幻境!幻境懂不懂!至于为了幻境不要命了!陈长生你是不是傻?”被陈长生的目光看得心凉,苏离先发制人喊道。
“那么能请教一下,我们尊敬的小师叔,弄出这样一个幻境来是准备做什么的?”秋山君扶着陈长生一同起来,他可不会被苏离的虚张声势给...

【秋陈】(完结)一襟晚照话平生(第五十三章)

没有人知道陈长生和秋山获谈了什么,众人再看到这对父子的时候,看到的是陈长生浅浅的笑脸,还有秋山获红红的眼眶。
走上前,秋山君搂住了两人,他并没有问他们说过什么,他知道陈长生不想说的事,谁也没法让他开口。
“不论如何,我陪着你一起。”秋山君道。
“我也是!师父!我也陪你和师伯一起!”
“还有我!先生!”
“当然不能忘了我这个好兄弟!”
“我们也一样,师兄师嫂。”
“也别忘了我,师兄,长生。”
黑袍坐在原地,看着纷纷站起来的众人嗤笑了一声,她不信以人族的恶劣,在大难临头的时候还能一起赴死。
“嘁,不过是些少年意气。”
“老女人你就羡慕吧!”唐三十六扬了扬眉头。
陈长生的脸有些红,微微低下头,佯怒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本...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第五十二章)

哪怕徐有容他们在暗中多么努力游说大臣让他们暂时顺从教宗,也依旧有不少宁折不弯的腐儒们成了教宗的权利高台下的亡魂。
朝堂血洗,圣后被困,陈长生等人被追杀。图穷匕见,教宗所为越发肆无忌惮。
魔族迎回了他们曾经的王子汗青,甫一回朝,杀父篡位,却在对付秋山君的时候踢到了铁板。
秋山君和黑袍的合作居然隐隐与他有了分庭抗礼的能力。
与秋山君对视许久,汗青忽地大笑了起来:“好,好好!我以为我已经够能隐藏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藏得更深,比我手段更狠辣,痛快啊!”
微微一礼,秋山君依旧是那么一副君子如玉,风度翩翩的模样:“彼此彼此。”
汗青称臣被秋山君所阻,此事甫一传入朝堂,便引来了朝堂之上的轩辕大波。
教宗沉了脸色:“没想到...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第五十一章)

在见到唐三十六后没多久,陈长生果然收到了让他用自己去换落落的飞信。
“蜃月……三十六,今夜你带着莫雨留在圣后寝殿。”
“我?!这不太好吧?”唐三十六的脸红了红,和莫雨一起啊……
“非常时期,三十六,珍惜机会。”陈长生一本正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唐三十六雀跃道。
魔族,秋山君与南客相对而坐。
“你干嘛不说话。”南客伸手想要握住秋山君手背,却被秋山君先一步躲开。
“你们真的要趁这个时候发动战争?”秋山君冷冷问。
“当然,圣后受伤,而且很可能今晚就会死,你说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能错过吗?”南客笑着凑近他,“再说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可不再是人物的英雄了,你是我们魔族的人。”
“好吧。”秋山君回以一笑,然后在...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第五十章)

在看过陈长生之后,圣后在无视了徐有容的眼神阻止后,把人堂而皇之的接回了皇宫。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孩子。”圣后对教宗道了声谢,以此回复了那个能否救他的问题。
富丽堂皇的寝殿,闲人一走,陈长生便睁开了眼,对于圣后会把他带回来这件事,他也始料未及,至于皇子身份这件事,他倒是并不意外。
“娘娘确定我是你的儿子吗?”陈长生半合着眼,用他那不带任何波动的声音说道:“也许我只是被人制造出来的……嗯……一颗有毒的果子?”
徐有容有些讶异,她是真的陈长生和秋山君是从别的世界来的,他说的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作为朋友,她对这样的身世有些心疼。
“那你知道我的儿子在哪里吗?”惊讶只是一瞬,圣后坐到他的床边,温和的问。
“我...

可以笑也可以哭,不一定要别人保护。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第四十九章)

当堂对质,被关天牢,有容相救,再到求助教宗,交出星图,一切的一切都依照计划进行着。
“获儿,你怎么了?”趁着教宗带着徐有容进宫的空隙,陈长生偷偷回到国教学院,坐到了独自撑着下巴坐在台阶上发着呆的秋山获身边,这孩子从那天听玩秋山君的计划之后就不太对头了。
“爹亲,你们是不是不要我了?”获儿可怜兮兮的睁着大眼睛望着他。
“……”陈长生没有回答,他是真的把获儿当成了他的孩子的,他舍不得他,可他和师兄终将回到他们的世界,他突然理解了获儿为什么不肯透露星图的事情,也许,星图真的是他们回去的关键吧。
“在我们离开之前,获儿都是我们的宝贝。”难得的,陈长生说了这么一句会让他脸红的话。
有些失望的低下头,秋山获一头扎进...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第四十八章)

等到陈长生他们回来以后,国教学院藏书楼里的讨论声就没有停过。
“我觉得还是按照原计划比较稳妥,虽说现在我们有了推断,可是没有证据,恐怕没有人会相信我们。”苟寒食皱着眉头道。
“哪里没有证据?我去把唐海抓来,他总能当证人了吧?”唐三十六一拍桌子就要出门。
关飞白拉住了他:“你别打草惊蛇了,还是听师兄的吧。”
“无论是唐海还是天海家,给他们消息的人都是黑袍,你要证明唐海的话可信还要先证明天海家勾结魔族,三十六,你觉得这话有人会信吗?”陈长生叹了一声,何况不论是哪个世界,教宗的声望都摆在那里,不让他自己做出点什么,就是他自己也没办法去相信教宗会勾结魔族。
“那总不可能这么干等着吧?要是他一直缩在背后不动手怎么...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第四十七章)

若说陈长生的计划是偷取天机,秋山君的计划便是算计人心。
从秋山获那里得知此次周园本该有的结果之后,陈长生便想了这么一个办法,让一切既合理,又减少了人员损失,还顺便利用日不落草原的妖兽们坑了魔族一把。
本来是一箭三雕的计策,秋山君一开始却并不同意。
一来七间关飞白要受伤,陈长生又肯定会把这责任归咎到自己身上。
二来他居然要去背那种莫须有的骂名,只为了对付魔族,这让秋山君觉得很是不值。
三来就是陈长生居然叫自己真的动手去伤害他。
可陈长生的一句话便叫他不能不同意。
——这些都是本该发生的。
若是没有发生,陈长生手上的银线又要疯长,他的生命终会耗尽。
所以秋山君只能同意。
“不过我要加一些东西。”秋山君如是说。他可不想...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第四十六章)

陈长生是定然不必考虑能否逃出生天的,若说现在谁最惬意,那当数他了。
徐有容一个人在雪老城撑着两个人回来的戏,秋山君前去接应,唐三十六因为秋山君有意无意的忘记,正在满世界找陈长生,要问他关飞白的消息,他不相信陈长生会杀关飞白,他更不相信关飞白会死了。
“嗯?怎么就你们两个,三十六呢?”抱着秋山获坐在梨树底下的陈长生一边喝茶一边看书。
落落蹲在一边偷偷戳着秋山获圆嘟嘟的脸,轩辕破则撑着脸蹲在一边望着落落发呆。
“不知道啊,早先你们去周园的时候就没看到他了。”落落回道。
愣了愣,陈长生问:“我不是让他留在这里保护你们的吗?”
“开始是这么说的,后来师伯好像让他去唐家找个什么证据,还是什么的,他就走了。”
落落话音...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第四十五章)

周园之变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关飞白身死,七间重伤,陈长生和徐有容一起不知所踪,秋山君满身狼狈,自出周园便一言不发,还有其他学院的人也或多或少受了各种伤。
当然,对于魔族的人来说,这也决计不是什么收获之行。就在他们以为功成的时候,草原之上万兽暴动,其中竟然有传说中的倒山獠和土狲。不过一瞬,他们那些功力被压制到通幽巅峰的魔将便憋屈的死在了兽脚之下。
逃出周园的南客气喘吁吁地问黑袍:“师父,这是怎么一回事?”
“恐怕是有人入了陵墓,得到了星图,可恶!”黑袍一掌拍断了身边的杉树。
“那个人会是谁?”南客问。
“还能有谁?!除了那个和我们作对的陈长生还能有谁?我们一路追着他和徐有容进了日不落草原。”
“那我们怎么办...

【秋陈】一襟晚照话平生(第四十四章)

陈长生并没来得及去测试一下自己在圣后心目中的分量,因为唐三十六在他们到达宫门时候便被放了出来,而被放了出来的唐三十六正独自一人立在宫门前傻笑,端的一点不像受过牢狱之灾的样子。
“……”抱娃站在唐三十六眼前的陈长生默默挥了挥小娃儿的手。
唐三十六不满:“别闹……”然后继续傻笑。
陈长生无奈,他料到了遭逢巨变不会对唐三十六有太大影响,可他没有料到这影响也太不大了。
“唐棠。”秋山君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猛地回神,唐三十六也不知道秋山君的声音是怎么直击他心神的。揉了揉耳朵,唐三十六一脸惊喜的瞪着他的大眼睛望着陈长生:“长生,你知道吗?莫雨她说她相信我!”
不太明白相信他和傻笑的联系,陈长生默默把问题归结到受冤枉的...

1/4

千千石楠树

©千千石楠树
Powered by LOFTER